TT语音母公司趣丸IPO半年巨亏近10亿能借电竞东风

更新时间:2021-11-22

  2021AFTE亚洲钓鱼及渔具用品博览会,在电竞利好东风之下,TT语音母公司、趣丸集团(下称“趣丸”)加速冲刺IPO,其已于10月19日晚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。

  “找游戏CP,就上TT语音”,作为电竞行业衍生的游戏语音社交平台,TT语音也是王者荣耀、英雄联盟、和平精英等大热游戏赛事的官方指定游戏语音平台。

  「不二研究」从其招股书发现,趣丸看似光鲜营收下,掩藏近十亿元巨额亏损;语音社交面临付费率下降难题;其布局电竞的突围之路仍有诸多不确定性

  卡在瓶颈中的趣丸集团求索破局之道:改道电竞理想很美好,但同样沉没成本高企,最终会乘“东风”而起,还是难以兑现的“美梦”?

  彼时国内手游行业迎来高峰期,但大多数游戏内语音功能并不完善。受垄断端游的“前辈”YY语音启发,宋克创办了趣丸,并推出了面向手游的游戏语音工具——TT语音。

  成功押注手游时代的TT语音,瞬间就打开了市场:据官方数据,TT语音成立第一年注册用户量就突破了300万,同时在线万人,一年时间流水过亿。

  随着手游内置语音功能的完善,TT语音空间缩窄。2017年,趣丸向游戏社交领域扩张,TT语音从游戏语音工具转型升级为游戏社交平台,并开始布局电竞业务。

  但从营收表现来看,目前趣丸似乎正处于业绩的高速扩张阶段。招股书显示,2018-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,趣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.33亿元、8.36亿元、14.93亿元和11.74亿元,其中2018-2020年复合增长率高达85.7%。

  但「不二研究」发现,实际上趣丸深陷财务困境——营收虽然在增长,净亏损却在扩大。招股书显示,2018-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,趣丸的净利润分别为0.13亿元、1.31亿元、-1.54亿元、-9.89亿元。

  2020年以来,趣丸开始陷入亏损,主要是由于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大幅增长。据招股书,2018-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,趣丸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分别为0.39亿元、0.11亿元、1.08亿元和1.35亿元。

  另一蚕食净利润的可能性在于愈发高企的营销开支。2018-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,趣丸的销售和营销开支分别为1.64亿元、2.69亿元、6.00亿元和5.32亿元,其中2021年上半年的费用已近乎2019年的两倍。“烧钱”打法可能带来了流量,但也使财务状况承压。

  从毛利率和净利率来看,趣丸也处于下滑态势中。2018-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,趣丸的毛利率分别为71.2%、63.1%、65.0%、58.9%;净利率分别为12.2%、16.9%、10.1%、0.4%,疫后复苏并不尽人意。

  在互联网存量竞争、渠道式微的困境下,陌生人社交赛道重新成为新风口。其中语音社交拥有广大的市场份额,并在2021年年初因为马斯克站台Clubhouse而重受关注。

  招股书显示,2020年中国移动语音社交网络市场的规模达到218亿元,预计将以25.5%的复合年增长率,2025年增长至679亿元。

  2月,趣丸对外宣布完成总金额1亿美元的B轮系列融资,投资方为经纬中国、兰馨亚洲等美元基金;6月的Pre-IPO轮融资中,腾讯、3W也入股注资,共同协作助推其上市。

  不过在趣丸盈利能力并未得到证实的当下,很难排除其“烧钱”炒概念的嫌疑。其面对的盈利压力不小,上市之后如何解决亏损问题,是趣丸的当务之急。

  TT语音是趣丸的拳头产品,是和平精英职业联赛(PEL)、王者荣耀职业联赛(KPL)、英雄联盟职业联赛(LPL)和绝地求生冠军联赛(PCL)的官方指定语音平台。

  招股书显示,截至2021年上半年,TT语音市占率达到9.0%,是国内最大的移动语音社交平台。

  在2021年上半年,用户平均每天在TT语音聊天室花费大约158分钟,平均每天发起超过850000个语音聊天室,与2020年同期相比增长45.6%。

  从营收结构来看,趣丸的收入主要来自三方面:增值服务、音频娱乐服务、游戏及其他。其中增值服务,也即虚拟物品的消费,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。这与当下其他音频社交产品变现主要逻辑一致。

  招股书显示,2018-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,趣丸的增值服务收入分别为2.54亿元、7.16亿元、13.57亿元和9.63亿元,营收贡献分别为58.6%、85.7%、90.9%和82.1%,所占比重快速上升。

  同时,随着月活的累计,付费用户的群体也在逐年扩大。2018-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,TT语音的平均月活跃用户分别为220万人、540万人、1230万人和1620万人;平均月付费用户为16.19万人、38.56万人、64.39万人及82.68万人。

  招股书数据显示,截至2021年6月30日,年龄在30岁或以下的人超过90%,同时2021年6月付费用户,约43%的用户是女性。

  但在高速扩张的表象之下,付费率却连年下降。2018-2020年及2021年,TT语音的付费率分别为7.3%、7.1%和5.3%,已经处于下滑之中;2021年上半年更是创下新低,仅为5.1%,而2020年同期为6.7%。

  事实上,仅靠增值服务,并没有办法支撑趣丸庞大的运营开支;1620万的月活,也不能保证TT语音一直处于领跑地位。

  锚定年轻人的语音社交赛道很难建立起壁垒,不断迭代的新玩法使众多产品“昙花一现”。趣丸目前并不具备真正意义上的护城河。

  仅在游戏“语音开黑”功能上,就有YY、KK语音等应用可以实现替代,并都能满足队友交流、好友陪玩的需求。这意味着TT语音的市场份额存在被对手分食的风险。

  此外,陪玩业务一直是软色情的重灾区。早在2019年4月,人民日报就曾发文声讨部分“出卖声相”的行为。

  2019年8月,TT语音因涉不合规内容,被中央网信办要求整改;今年9月,游戏陪玩行业遭遇整顿,Hello语音、比心、虎牙旗下小鹿陪玩等多款产品遭无限期下架。

  综合来看,TT语音的发展至今,受到用户数量、变现模式、监管等多方制约,并缺乏最核心的行业壁垒。在游戏语音社交应用场景不断被压缩的现状下,由游戏“开黑”需求产生的流量难免持续外泄。

  对于远离电竞的“养老玩家”,推出狼人杀、桌游、五子棋、大富翁等十余款休闲游戏;

  对于沉迷养成的“追星少女”,邀请敖子逸、连淮伟、杨超越等养成系爱豆参与粉丝连麦,并签约了杨超越作为TT语音首位代言人;

  可以说,泛娱乐领域用户已成为TT语音下一个目标群体。但想要摆脱“小众”的身份标签,TT语音还需做出更多尝试。

  或许趣丸意识到了TT语音的流量“天花板”www.bf0h1.cn,开始押注电竞业务,试图以此打破困境。

  从商业逻辑上分析,TT电竞可以完成对TT语音的进一步导流:通过电竞战队的运营,提升在游戏玩家中的影响力,进而导流到TT语音完成社交行为,并通过增值服务变现。

  同时,电竞作为一项产业,如果能延伸到线下场景,有望未来给TT语音带来新的增量空间。

  看似二者间有强协同效应,但事实上发力电竞比想象中更难。电竞如同任何一项竞技体育,结局并不完全可控。若在比赛中没有取得优异成绩,难免埋没在众多参赛队伍中,难担引流大任。

  虽然TT电竞已经拥有LPL、KPL、PEL、PCL四大顶级联赛席位,但目前仍处于荣誉的积累期。

  今年LPL夏季赛,TT战队以-20分的成绩排名止步第16名;正在进行的2021年KPL秋季赛第三轮中,TT电竞旗下TTG战队暂时位于S组倒数第一;11月13日,LOLM首个全球赛事“破晓杯”开幕,TT战队代表中国大陆出战并拿下首胜。

  不过,押注电竞意味着另一条“烧钱”之路。虽然TT电竞并没有透露具体费用,但收购俱乐部、签约明星选手等开支通常都在千万级别。根据招股书,2019-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,仅仅是购买电竞执照及合同付款就耗资0.26亿、1.61亿和0.4亿元。

  在2020年10月接受人民电竞采访时,TT电竞合伙人刘一非表示,TT电竞有一个“三年计划”:前两年以投入为主,到第三年会开始挑战更高的荣誉,同时希望收支达到平衡。

  这意味着2023年,TT电竞需要用成绩提升整个品牌的影响力,并通过比赛奖金、赞助等方式进一步提升趣丸营收结构的多元化。

  在趣丸的商业版图中,TT游戏研发与发行起步不久,远谈不上营收贡献。目前阶段,趣丸仍以TT语音的直播间打赏为主。假以时日,若能够形成游戏、电竞、语音三极并立的格局,趣丸将会在精神娱乐领域更好地锁定用户心智、开发游戏玩家更大的潜在价值。

  尽管与创立之初相比,当前环境已发生巨变,但好在趣丸并未放弃因地制宜的探索。要想真正在赛道中站稳,打破流量增长天花板、强化内容监管、推进社区破圈和下沉,都是趣丸绕不开的命题。

  EDG的夺冠,带来了外界对游戏行业的瞩目;想要真正在资本市场行稳致远,还得各凭本事。

  在手游社交功能逐渐完善的当下,TT语音作为第三方工具,发展空间遭到压缩;陪玩业务又面临监管趋严的难题。加上未成年人游戏时长的严格控制,趣丸实际上是“戴着镣铐跳舞”——种种约束下,很难在语音社交业务上寻得新增长点。

  改道电竞虽然拥有美好预期,但也沉没成本同样高企。毕竟“电子竞技菜是原罪”,这是一条依靠拳头“血拼”的道路,更加依赖一步一个脚印的积累。趣丸未来的道路是宽是窄,取决于预期能否顺利兑现。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