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天下之最”元宵灯

更新时间:2021-11-24

  www.bq1f2.cn,古代春节压轴大戏“元宵节”,因主要节俗活动是张灯、观灯、赛灯等,故又被称为“灯节”。至于缘由,学术界一直对“道教说”“佛教说”和“帝王说”争论不休,但若问哪个朝代元宵的灯最“亮”,几乎众口一词:北宋。

  北宋元宵夜的灯“亮”到什么程度?宋朝著名文学家王安石曾赋诗猛夸:“车马纷纷白昼同,万家灯火暖春风”“传觞三鼓罢,纵观万人同”“但令千载后,追咏太平功”。如果说王老师笔下的“灯市如海”过于艺术化,那北宋另一位大文豪欧阳修和史学家孟元老史料笔记《醉翁谈录》《东京梦华录》,则详尽记载了当时元宵夜“灯市”盛况。

  《醉翁谈录》谓:“东京的东华门外自正月初即有卖灯的市场,有灯球、灯槊、绢灯笼、日月灯、诗牌灯、镜灯、字灯、马骑灯、凤灯、水灯、琉璃灯、影灯……”在放灯的同时,每个街巷口皆有“奇术异能歌舞百戏,整个东京城万街千巷尽皆繁盛浩荡……”欧阳修的“笔记”,仿佛就像一幅“灯产品博览会”的全景图。而孟元老《东京梦华录》卷六“元宵”不仅详细记录了当时的灯展:“人使朝辞出门,电子巡更系统杜绝民警协勤巡逻偷懒灯山上彩,金碧相射,锦绣交辉……用辘轳绞水上灯山尖高处,用木柜贮之,逐时放下,如瀑布状……”还将当时“灯市搭台、经贸唱戏”的氛围充分展现出来:“游人已集御街,两廊下奇术异能,歌舞百戏,鳞鳞切切……又有猴呈百戏,点跳刃门,使唤蜂蝶,追呼蝼蚁。其余卖药、卖卦、沙书地谜,奇巧百端,一新耳目……”

  北宋缘何如此重视元宵?这与宋太祖赵匡胤的创导有关。史载,至太祖乾德五年(967年),朝廷无事,国家安定,年谷丰登,因令开封府续放十七、十八两夜灯,自此有宋一代,上元五夜灯形成一种制度。《宋史》载,有一年“天气预报”提前预告元宵前后天气阴雨连绵,朝廷便及时昭告天下可“预借元宵”,即从腊月初一到新年正月十五,在一个半月里一直张灯结彩、尽显繁华。到了北宋中期,元宵节不仅连放五夜灯,而且全国放三天假,以便官民同赏同乐。即便到了经济衰败的北宋末年,官方依然非常重视元宵节的灯展。为了办好灯展,自头年腊月十五日就开始“预演”“预赏”。即像现在的春晚一样,正式登场前对所有节目都进行“预审”和“带妆彩排”……

  按区域论,当时福建元宵的“灯市”堪称“天下之最”。明代史学家谢肇淛史料笔记《五杂俎》卷二曰:“上元灯烛之盛,无逾闽中者。”为什么?“闽方言,以灯为丁,每添设一灯,则俗谓之‘添丁’。自十一夜已有燃灯者,至十三则家家灯火,照耀如同白日。”

  然而,庆历四年(1044年),北宋著名书法家、文学家蔡襄知福州(福州市长)时,想进一步做大做强“灯市”规模,便命“民间上元节一家点灯七盏”。当时一个名叫陈烈的莆田人,就特意做了一盏丈余大灯,在上面写了一首诗予以批评:“富家一盏灯,太仓一粒粟。贫家一盏灯,父子相对哭。风流太守知不知?犹恨笙歌无妙曲!”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